首页 东方 91,赴约偶遇,纠缠不清

91,赴约偶遇,纠缠不清

  第一次被威胁时,蔚鸯才十岁,因为她考了一个第一名,其结果是,被人从楼梯上推下来,还得去向老师冤屈自己作了弊。

  这个经验太过惨烈,给年幼的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。

  以至于后来,她只能对这个人的无礼要求,唯命是从。

  再后来,这人时不时会把她约出去,暗中加以警告,可惜她一直不知道他(她)长的怎个模样——从没看清过。

  初升高,她考上第一中,其代价是,被人蒙着脸狠狠揍了一顿,那人曾令她退学到别的地方读,可她倔强了一回,死活不肯答应,最后对方退而求其次:让她继续装笨。

  她真的很想看看,这是何方神圣,居然一连六年都在暗中逼迫于她。

  蔚鸯眯眼想了想:体育馆不在教学楼这边,而在操场的另一边,地处偏僻,这人把她约过去,不会只是想单纯地和她摊牌这么简单吧!

  背着书包,蔚鸯还是义无反顾走向了体育馆。

  十分钟后,她来到体育馆附近,正要进去,身后突然蹿出一个人,一把扣住了她的手:“蔚鸯,我要和你谈谈……”

  竟是柳瀚笙。

  这人怎么又来缠她?

  看着扣着自己的大手,她立刻皱眉轻斥:“放手。”

  四周没人。

  要是被人看到,那就有嘴说不清了。

  “我必须和你谈一下。跟我过来。”

  柳瀚笙倒不是故意要跟踪她,而是图书馆就在体育馆的边上,他刚刚来借书看,借完下来正好看到她,却不是来借书的,径直往体育馆走了去,神情有点古怪,就跟了过来。

  他已经憋了好几天,现在看到她,四周又没有其他人,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,他自然不能放过。

  下一刻,他拉着她闪进了体育馆。

  蔚鸯忙推开了他,冷淡地转过头,睇着,压低着声音叫道:“柳虑笙,该说的之前我已经和你说得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了,你还想干嘛?”

  “不对,那天你说的话全是唬弄慕戎徵的,你是怕他伤害我,所以才故意说了反话对不对?现在没有外人,为什么你不肯承认呢?”

  那天,他回来之后想了又想,越想越不对劲,之前对他一心一意的蔚鸯怎么可能一夜之间说翻脸就翻脸。

  虽然他实在弄不明白,蔚鸯的性子怎么变了这么多。

  “那不是反话……”

  蔚鸯干脆的回答似一盆凉水,浇得他浑身发凉,眼神里也已没了曾经的迷恋。

  “柳瀚笙,年少轻狂,我们谁也不懂情感,之前我幼稚,把你当作了我可以救命的稻草,其实不是。

  “现在我已经认清了这个事实,以后,我和你只是同学关系,仅此则已。我回学校只是想读书,你不要再靠近我,我对你也不感兴趣。

  “今日我言尽于此,明日起我们泾渭分明,再也不要私下见面。”

  没有半分柔情,只是满眼的冷静。

  此刻的她,再也不是他所认得的蔚鸯了。

  这到底……到底是怎么了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