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19,是兵王,前途不可限量

19,是兵王,前途不可限量

  楼下,蔚兰开心的不得了,她把人放上楼后,就在楼下把风。

  她的本意,放柳瀚笙进来,把蔚鸯拐跑,能不能跑掉无所谓。

  只要蔚鸯一跑,昨晚上她唱的戏就会穿帮,那么,她一定会被慕戎徵抛弃。

  然后,她会去安慰慕戎徵,一点一点用自己的真心感动他。

  对,能嫁给他的,只能是她。

  她,蔚兰,小的时候算过命,命格富贵,可旺夫,可兴邦,可尊荣一方。

  而她看上的慕戎徵,现在虽然只是一个营长,但,那可是特种营,养的是特种作战兵。这个男人,不光长得英俊神武,更是营中兵王,前途不可限量啊!

  据她哥调查:这支部队,是三个月前从南江东部军区瑞城那边派遣过来的,驻扎于此是想在温市以前南的从林内进行野外训练。他们是东部军区最骁勇的兵,但为明年开春后的军旅模拟作战作在准备。

  她还听说,慕戎徵的来头非常大,家境富贵而神秘,是以他的副官,一直尊称他为:四少——一般在军营,只称呼军衔或军职,如此富贵的称呼,可见其身份绝对非同一般。

  这样的男人,生来就该是她蔚兰的丈夫。

  只要给她机会,她会让慕戎徵明白的,比起蔚鸯那个没用的废物,她父兄在温市可都是有头有脸的,娶她,比娶蔚鸯有利多多了。

  结果,没一会儿功夫,慕戎徵居然回来了。

  哈哈哈,这个收获,太让她惊出望外了。

  如此被逮了一个正着,蔚鸯啊蔚鸯,我看你今天还怎么脱身……

  不过,为了不让慕戎微知道人是她放进来的,在他进门时,她闪进卫生间躲了起来,就等着听他们在楼上吵翻天,最好慕戎微一怒之下,把这对偷情的男女全给毙了才好。

  没一会儿,楼上果然就传下了一声冰寒彻骨的厉叫,她竟听得浑身舒畅,笑得嘴都快歪了。

  只是,她没开心很久,楼梯上就传下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,她偷偷窥望,本以为是气极败坏的慕戎徵,不想竟是毫发无伤的柳瀚笙。

  什么情况呀?

  慕戎徵把人给放了?

  她一头雾水。

  *

  柳瀚笙悔不该来,气得心角疼,本以为她被逼为嫁,是受尽了委屈,结果却是满心欢心来当别人的玩物,枉费他喜欢了她这么多年,没想到,她变起心来,竟这么决绝冷酷。

  门口,张副官一眼看到了这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俊气少年,哪能不知道他与蔚鸯的关系,心头一凛,立刻上前拦下:“胆敢擅闯四少的公馆,拿下。”

  柳瀚笙对上张副官寒凛的目光时,心头一惊,不由得怒叱道:“光天化日,你们肆意抓人,眼里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

  张副官才不管,寒面手一挥,“私闯民宅,形如窃贼,如何处理,等四少吩咐,把人暂时押在一边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还有,去把放这窃贼进来的人给我揪出来……”

  “是。”

  柳瀚笙哪能挣得过这些受过特训的士兵,三两下就被双手反负,嘴里再怎么叫嚷,他们都不搭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